翡翠
 
  首页  翡翠玉 玉石 玉器 玉饰品 玉佩 玉坠 玉镯 玉雕 玉文化 翡翠商城 联系我们
玉石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玉鉴赏

古代玉器中鹿纹的文化演变


  鹿是古人心目中的一种瑞兽,有祥瑞之兆。《符瑞志》载:“鹿为纯善禄兽,王者孝则白鹿见,王者明,惠及下,亦见。”因此古代玉器中鹿纹图案较多,造型亦千姿百态,丰富多彩。它们或卧,或立,或奔跑于山间绿野,或漫步于林间树下,皆秀美生动、典雅可爱。尤其是唐宋以后,古人借鹿与禄之谐音,以象征福禄常在,官运亨通,应用更加广泛。随着朝代的更替,人们审美意识的不断变化,以及琢玉工艺的进步、提高,玉器上鹿的形象日渐丰满完美,画面内涵也更加丰富,充分表达了人们向往美好、吉祥之意趣。对历代鹿纹图案进行探讨和研究,既可以使我们了解鹿纹的发展、演变过程,也可以为包括古玉在内的鉴定、断代提供一个依据。

  玉器中最早出现鹿纹是在商代,以后各代屡有发展变化,各具时代特征,其造型丰富多彩,寓意吉祥,应用广泛,既是深受国人喜爱的装饰纹样,更体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本文简要介绍了历代玉器中鹿纹的造型特点及其演变。

  从目前考古资料看,史前玉器中动物纹较为少见,仅在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中发现了一些形制简单的动物形象,如龟、鱼等。直至商代晚期,玉器上的动物造型才逐渐丰富起来,张口露齿的虎,缩头缩尾的龟,温静可爱的鹿,虽然形象拙朴,但线条简洁生动,反映了当时的琢玉技术已经能够在坚硬的玉器上雕琢出复杂的动物形象。

  造型模式化是商代玉器上鹿纹的重要特点。这一时期的玉鹿造型简单,以片状体居多,圆雕器物少,最大的8厘米左右,一般在3~4厘米,常呈短腿直立回首状。琢玉工匠刻意突出鹿角、耳以及眼睛,其它部位则一带而过,仅具其形。如鹿角主要有以下几种:一种没有角,一种为三歧形角,另有一种是双角对分,或对称或不对称。眼睛可分为小圆眼、臣字眼、菱形眼、橄榄形眼等,而且大都是由阴线刻画而成。躯体上多无纹饰,有的只有几条阴刻线作为分界线,把躯体和四肢分开。穿孔多在颈部、臀部,可供佩戴。

  周代玉鹿也多为片状,光素无纹,仅有几条简洁的轮廓线,一般比商代的略大。有回首、前视、伏卧、站立等各种造型,气宇昂然,姿态优美,刀锋爽健,磨工细腻。鹿大耳、大眼,角的分杈像小树一样直立头顶,有对称、不对称两种,其中不对称的长角相对较多。足粗蹄大,大多是半蹄状,整个躯体显得较肥壮。但其身体与树形长角相比,常有头重脚轻的感觉。穿孔也多在颈部、臀部。同时有很多周代的玉鹿表面光洁度非常强,像水银一样,被称为“水银光”。

  战国时期的玉鹿可以分为立式、跪式两种,其中立式较多,造型简练逼真。与西周的玉鹿相比,有以下特点:1、以单角者多见,出现了分杈大独角,枝杈后弯到臀部,角枝比西周粗壮。2、足部结构明显,特别是蹄尖近似牛蹄。3、眼形最具代表性的是一种眼梢向上挑的圆眼,是采用斜挖压磨的技法雕刻的,这种方法使眼珠凸出,很有神采,为战国时期独有的典型特点。4、颈部细长,常用短细的阴线表现细毛,身体较前代稍瘦,显得瘦长而苗条,躯体上出现了小的圆圈纹,纹饰较前代更加写意化。战国晚期出现了新的造型——奔鹿,这是鹿纹演变的一个转折点。这种经过刻意美化的奔鹿,姿态生动,清新活泼,一改前代呆板的程式化造型,为后来的玉鹿装饰奠定了基础。

  汉代的玉鹿很少见,大多呈奔跑状,特别是夸张的四肢和奔跑姿态有很强的艺术感,在画像砖上经常可以看到这种奔鹿的形象。与前代相比,汉代玉鹿颈部、腿部瘦长,展示给人以善跳、适跑的形态。躯体上大多出现梅花点,还有的躯体上出现刻纹以及简单的飞翼,纹饰生动自然,饶有生气。飞翼在周代就有发现,但这种图案化布局到了汉代才真正出现。

  南北朝时期玉器上的鹿纹不多见,主要有两种,一种作奔跑状,一种作伏卧状。鹿的四肢细长,前后直伸拉得很平,短尾、双角用弧形线刻划,线条柔中带刚,用细小的圆圈作身上的斑点,即可密又可疏。身上的飞翼短小,有单线和双线两种。纹饰上出现了鸟状的单勾、双勾云纹,大多采用浅线刻技法刻在鹿的脚下,以加强奔鹿的速度感。这一时期的鹿角以一线相连,头颈连接处饰细毛,躯干上圆圈较密,增加了其美感。

  到了唐代,玉器的现实主义风格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面向自然,取材生活,开创了玉雕艺术世俗化、玩赏化、多样化、写实化的崭新风貌。《论语》言:“人有命有禄,命者富贵贫贱也,禄者盛衰兴替也。”因为“鹿”与“禄”同音,凡是与爵禄有关的图案,都以鹿为代表,因此这一时期以鹿为题材的挂件很多。

  唐代鹿纹的雕刻技法比以前大为丰富,既有深刀挖地的浅浮雕,也有精细的浅刻,极大地加强了鹿纹的艺术表现力。从造型上看,唐代玉鹿的头颈较长,形态优美,以匍匐状的较多,奔鹿造型不太多见。角多为单面勾云形和单杈形。眼睛多数用较短的阴线雕刻,分为菱形眼、三角形眼、六条线组成的兽类眼、方形的圆圈眼、圆点眼和滴水眼等。另外出现了一种肿骨鹿的造型。

  唐代玉鹿承上启下,在造型、技法方面有继承也有创新,所以在玉器史上具有转折点的重要地位。其主要特点是:1、分杈独角,角形与龙角相似,为长脚的勾云角。2、眼形有多种。3、鹿的脸部讲究写实,额、鼻、腮部结构分明。4、体态丰满,四肢细长,且弯度很大。5、纹饰、线条运用粗细结合的办法,粗线条表示轮廓线,用细密的短线表示体毛,刻法能达其意,运用也颇娴熟。6、肿骨鹿的角呈花朵形,造型以匍匐状为多,姿态有回首、前视、缩颈三种,这是唐代玉鹿的特殊风格。

  宋代玉鹿基本上沿袭了唐代风格,但没有唐代的丰满,而是体态苗条,形象古朴有余,矫健不足。有立体圆雕,也有片状挂饰,特别是带饰板上的鹿纹在宋代较为盛行。造型以肿骨鹿为多,角大多为扇形,上有阴刻线,尖端见锋,背部有用短的阴刻线勾勒的体毛纹,其刻纹比唐代稍粗,排列也不整齐。眼形有两种:菱形眼和小圆圈眼。腿部虽细长,但弯曲度比唐代小。腹部、腿部以简单的阴刻线划分,颈部、头部连接处有阴刻线。有穿孔,孔洞自上而下直穿背部,为圆角长方形,跟唐代相似。

  辽金玉鹿虽受宋代文化的影响,但也具有鲜明的时代风格和民族特色。这一时期的雕琢手法和技术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雕琢技术配合深层立体镂雕,突出了器物的立体感。加之辽金时尚狩猎,有春日捕鹅、秋天猎鹿的习俗,玉器上出现了山林熊鹿的题材,称“春水”、“秋山”。画面多为镂雕在山岩林中的鹿,辅以芝草,分层透雕而成,鹿与树木相互掩映,具有强烈的现实生活意境和淳朴浓郁的北国情调

  元代玉鹿与宋代纤细秀丽的风格迥然不同,比较讲究作品的气韵和粗放性,不追求细部的刻画,颇具元人健壮豪迈之气魄。最突出的技法是重刀雕刻,刻痕较深,把鹿的头、颈、躯干、四肢隔离开来。一般一件器物上重刀很多,刀纹很深,这是元代不同于其它朝代的特殊技法,目的是使主体富有立体感。鹿角为长角单面勾云纹。元代鹿纹的另一特点是用短小的阳刻线来代替轮廓线,除主纹饰外,辅助纹饰也有重刀,而且出现了新的雕刻技法——深层雕。最具代表性的器物是炉顶,即器盖,雕刻技法采用透空雕、深层雕,纹饰有描写山林中的动物,及山村、树木、花草等,雕刻风格粗犷,是宋元以来的新品种。在古人心目中,鹿是一种仁兽,鹤也是一种可以运载人们升天成仙的瑞鸟,且鹤鹿的寿命较长,所以古人常把鹿和鹤连在一起,取“鹤鹿同春”,寓长寿吉祥。

  明代玉鹿基本为两种:一种为圆雕,往往与寿星、山石雕在一起,作为摆件;另一种是带板的饰件,图案多为花草、松树、山石等。鹿的形象以伏卧为多,佩饰品中的则多为站立状。这一时期玉鹿形象上最突出的是长耳,像兔子的耳朵,有的有角,有的无角,长颈,身躯苗条瘦长,眼形以菱形为多,四肢很细,步行慢踱。到了明代晚期,鹿蹄演变成“人”形蹄,身上常以“米”字纹代替梅花鹿的花斑,同时还有“木”字纹、双横线纹。

  明代玉鹿无论是圆雕、平面雕,还是浅浮雕、深雕,都是只求鹿之形,不求鹿之动,所以刻画草率、粗糙,布局虽然繁复,但地子打磨不平整,所以在很多地方出现线条两侧崩裂和毛道的现象,是无法和唐代的精细相比的。

  清代玉器中的动物形象较多,题材广泛,均采用写实手法。每件作品不但碾磨光润,注意了整体的比例、起伏、结构和动态,同时还十分强调细部的具体刻画,具有简洁明快的艺术风貌,体现出一种强烈的质感美和造型美。玉鹿的眼睛跟前代不同,有的是菱形眼,有的是圆圈眼,但都是以阳纹突出眼睛。身上的纹饰用梅花点、圆点及斜的短阳刻线来表示,“木”字纹不见,刀深且宽,排列整齐。有的圆雕玉鹿背脊两侧有极细且排列整齐的纹线,腹部则不加纹饰。有的卧鹿身上还附饰有蝙蝠的造型,以突出表现福禄同在的吉祥寓意。

  玉器中的鹿纹自商周时期出现,历经数千年的发展、变化,其造型丰富多彩,寓意吉祥,应用广泛,既是深受国人喜爱的装饰纹样,又体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Copyright© yuhe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