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
 
  首页  翡翠玉 玉石 玉器 玉饰品 玉佩 玉坠 玉镯 玉雕 玉文化 翡翠商城 联系我们
玉石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古玩市场:假似真来真亦假

2008-12-25 内容来源:中新网-华文报摘

  当今古玩市场假货太多,仿古工艺品堆积如山,你就是偶尔碰见了一件真品,心里也犯嘀咕……大约十年前,我逛潘家园时,有幸买了一件玉石雕人物造像,其身高不到一尺,但造型生动威武,酷似四川广汉县出土的三星堆青铜大立人,心想南方小贩只要三百元,肯定是件仿古工艺品。后来请成都理工大学矿物学家张如柏教授用高科技仪器鉴定,他在电话中说,你收藏了一件三星堆古玉石器真品!

  “假似真来真亦假”!坦率地说,我的直觉反应是不大相信,后来看到张教授在《昆明理工大学学报》发表的论文《利用高科技手段鉴定古玉的次生变化》与新华社记者的有关报道,明白了我那件宝贝的玉石石材料是一种矿物(透闪石玉),而经过数千年的水浸土埋,它已经完全白化,其表面包膜变成了另一种矿物(六T型的叶蛇纹石)。这种古玉石的次生变化是现代造假者仿造不了的。

  从张教授的信函及与成都来访藏友的交谈中得知,最近十多年成都民间收藏家陆续收藏了二千多件三星堆古蜀国玉古器,在北京、南京、重庆、深圳乃至港台地区也有人收藏,但文物部门与公共博物馆不承认这些私下流通的高古玉器,因为它们都没有明确的发掘地址与出土地层纪录,很可能“全是假货”。成都民间收藏家戏称:他们只承认一九八六年发现的那两个祭祀坑里的东西(青铜器、玉器等文物),却不承认比当年发掘范围大百倍、当地农民在古蜀国都城数十平方公里内陆续发现的古玉器,你说此事怪不怪?

  张如柏告诉我,早在一九二七年(过去报道一九二九年有误)三星堆月亮湾一农民在挖水沟时即出土了四百件古玉石器,后来部分捐赠华西大学博物馆,大部分赠亲友或流入市场。“二战”前后即有人收藏三星堆玉器,不仅中国大陆有人收藏,还流失到海外,在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及台湾等地均有三星堆玉器。此事甚至引起正在日本“考古”的郭沫若的关注,他在收到广汉三星堆玉器照片时大加赞赏,覆信称赞华西大学博物馆中外考古学者:“你们真是华西科学考古的先锋队。”张如柏质问:为什么明、清与民国时期三星堆农民偶然发现的古玉器全是真的,而八、九十年代当地更多的农民在劳动时挖出来的宝贝就全是假的呢?

  远在两千公里开外的成都民间收藏三星堆古玉器召唤着我们,二○○八年夏天北京的几位“驴友”策划自驾车长途旅行,便把成都作为“终点站”。金秋九月,我们一行四人开车从北京出发,途经太原、临汾、吉县壶口、司马迁故乡韩城与西安,再经近年刚通车的川陕高速,穿过横越秦岭的七十多个隧洞与古代“难于上青天”的蜀道,抵达三千年古城成都。

  张如柏曾为多位民间收藏家检测、鉴定古玉器,对他们的收藏很熟悉。

  成都北郊一住宅小区内,在T女士家,我们观赏了上百件古代玉玉器,居然有一米高的长发丰乳女娲造像;有眼球突出的纵目玉人头像;还有六米长的组合玉版太阳轮,由十八块玉版组合,阴刻人物故事纹,有牛耕田,人拉犁、狩猎、打野猪、酿酒、舂米、炼铁、锯玉石、庆丰收、祭祀活动,还有垒城墙、练兵、打仗及王者宴饮、美女舞蹈等生动图案。在组合玉版上还有多处古代文字符号。

  在三环路边Z先生家,我们看见高约二尺的鸟头人造像,人头鱼身(美人鱼)造像,玉虎扑人造像,牛蛇缠斗造像,还有一件极为珍贵的青铜人头像、金箔面具。

  在住在城里的H先生家,看见二米高的龙蛇头玉石令牌,其水浸痕迹斑驳,一望可知是相当古老的东西。还有二件组合玉器,人骑马打仗,上身前倾,作跃进状。另有一件一尺多高的玉人拉弓造像。

  坦率地说,当我看到这些造型奇特优美、工艺精湛、文化内涵丰富、且体积巨大、在中外博物馆与古董市场从未见过的古蜀玉器时,第一感觉是惊喜、惊讶、惊诧,即在喜悦之中包含着困惑:为什么在几乎同时期的红山、良渚等遗址从未发现如此丰富多样、且如此巨大的上古玉石器?!为什么有些玉器在土埋水浸数千年之后仍如此完整、光洁?!我把在两天之内看到的数百上千件“古蜀玉石器”分为三类:

  第一类,因为它们的造型与三星堆博物馆中的青铜器、古玉器相似,又有数千年土埋水浸形成的古朴感,即使是古玉石器的收藏新手,一望可知确实是老古董。

  第二类,其质材既非和阗玉,独山玉,又非现代盛行的岫岩玉,而是古代有而现代没有的岷山龙门山玉(即龙溪玉);其造型又像三星堆“两个坑”(祭祀坑)出土的青铜人头、面具造像,或纹饰图案古朴奇特,现代人见所未见,很难想象有人能模仿出来。

  我问张教授:古蜀玉器在市场上有没有仿制品?他说,小件仿品很多,大件仿品甚少,因玉质材料不同,仿品常用岫岩玉、宝兴产的汉白玉;现代工艺雕刻的纹饰也不对,缺乏古朴感。联想到明清瓷现代仿品甚多,若有一件清顺治花鸟纹青花瓷瓶,市场上就会有一千件同样的仿品;若有一件清康熙粉彩花觚,市场上就会有一百件同样的仿品,而成都民间收藏的二千件古蜀三星堆玉器,却几乎没有重样的。无论造型、纹饰、文字符号,几乎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我相信张如柏的解说,相信“第二类”也是三星堆真品。   在我目睹的上千件古蜀玉石器中,上述一、二类占多数,而迄今心中存疑的第三类占少数。   我问张教授:为什么有些玉石器如此完整、光洁,几乎看不到数千年土埋水浸的痕迹?

  他说,有些古,你用肉眼看不见明显的水浸痕迹,我们用显微镜却可以看到千年的水浸、土浸。

  我喜欢与专家“抬杠”,故意说,四川史书上说“南齐”即出土过古蜀玉器,会不会是后代仿制?宋代乃至清代都出现过“仿古热潮”,那些完整的组合玉版,会不会是宋代仿或清代仿,我怎么觉得它们不像是在泥巴里埋了三、四千年的东西呢?

  张教授说,大型玉器仿制成本太高,仿制恐不够成本;仿品玉材、工艺、纹饰都不对,卖不出去。再说,那些奇特优美的造型,那些反映古代社会生活、经济、宗教活动的生动图案,现代人从来没有见过,怎么可能想象、模仿出来呢?

  我继续“抬杠”说,少数“古蜀玉器”好像有现代美学韵味,如曲线美。例如一件龙蛇飞舞于彩云间的大型玉器,简直就像现代艺术小圆桌:直径八十多公分的大玉璧像圆桌面,浮雕云纹,其上伸出龙头龙尾,其下弯曲成三条弧形“桌子腿儿”,想象力极为丰富,造型优美有动感,你能相信它是三、四千年前的造物吗?须知唐代还没发明桌椅,外国皇帝来了也只能盘腿坐在软垫上……张教授答道:我们往往低估了古人的聪明才智与创新能力……

  文章摘录自香港《大公报》

 

Copyright© yuhe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