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
 
  首页  翡翠玉 玉石 玉器 玉饰品 玉佩 玉坠 玉镯 玉雕 玉文化 翡翠商城 联系我们
玉石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玉石画叩开玉石创作之门

2009-11-02 内容来源:互联网

  俗话说:“不琢不成器”。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玉雕工匠用自己的辛勤劳动雕琢起了我国绵延至今的玉石文化,让“玉”在汉语中成为了含义最丰富的字汇之一。从《说文》的“玉有五德”,到《礼记》中的“玉有十德”,玉石被人格化为“谦谦君子”的化身,就连最暴虐的商纣王在被灭亡前,也要隆重地穿上“玉宝衣”登鹿台投火自尽,为的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然而,成语“雕虫小技”却能充分说明,玉雕用于首饰配件等实用用途是太屈才了。只能让人欣赏精美的工艺,却不能引人遐想,无论如何也难登艺术的大雅之堂。纵观五千年玉雕历史,无数件玉雕珍品,除了一个陆子冈,还有谁能留其名?无非工匠乎!

  数千年的沧桑为玉雕提供了一种固有的传统,这当然是可贵的,但传统也许还意味着保守,在众多程式化的工匠气中,怎能拨开云雾,嗅到自由的艺术气息?

  从作坊生产到艺术创作,施禀谋先生的艰难跋涉便意在于此。

  不拘一格,因材施艺

  我国玉器行业有一种特殊工艺,行话曰:“巧作”。此艺传之已久,至今已有三千余年历史。明人称作“巧用”,主要是指巧用玉材中不同颜色的斑点使其玉雕更加生动逼真,近来人称“俏色”。自古以来,虽应用广泛,但其用料不外乎玉和玛瑙两种材料。施禀谋先生则不然,各类价值不等、色彩繁杂的宝石品种均入其法眼:从高硬度的水晶、玛瑙到低硬度的叶蜡石;从价格高昂的翡翠、白玉到价格低廉的海螺;从矿石到化石,五光十色,品类齐全,共计三十余种。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研究员杨伯达曾评价道:“这不仅大大超过我国历史上的任何时代,而且还将我国现代各地玉雕业也远远抛在后面,可以说施氏俏色雕刻所用材料品种之广堪称是中国之最。”

  然而,这却不是施先生运用多种材质的终点。笔者在其最新的玉石画作品中,已发现“俏色”有了新的领域,发展成为了“新俏色主义”:创作不再局限于单一材质,而是借助于紫檀、油彩等不同材质的衔接,巧妙地将玉石的传统雕刻技法融入了中国画的写意与工笔、油画的立体与透视中。例如作品《如来佛》,佛像用晶莹剔透的绿翠制成,每笔每划尽显细腻;底座是如绸缎般柔滑的紫檀,虽为配角却也不失庄严;最为灵动的点睛之笔则是用油彩抹成的佛光,一举打破了传统佛像画中的沉重氛围,通过色彩的弥散与凝聚,虚实的相生变幻,在肃穆中带有几分浪漫。

  施先生所采用的玉石画形式同样由来已久,它起源于明代,时称“百宝嵌”。不过,传统宝石画工艺是用宝石碎石镶嵌,或宝石粉末粘贴;施先生则以珍贵的天然翡翠等玉石块料雕刻入画,脱离了传统玉石画的限制,让玉石画显得大气、典雅,可与国画、油画一争高下。

  另外,施先生的“俏色”工艺最大程度还原了玉石的自然品质,似为“天趣的造化”。一般匠人认为石的斑点难于处理,往往都是避开或挖掉;而施先生巧妙利用瑕疵,以浑厚干净的主色作底,兼色作俏,色不混不靠,物象逼真。如作品《强者的微笑》,狼的面部均为上好和田玉制成,奓起的根根寒毛颜色丰富,微张的口中灰白的獠牙细看却着实白净,细摸之后发现所有的玉质都十分温润、缜密,光泽如脂肪,在画面的野性之余存有几分含蓄。

  立意独到,主题多样

  翡翠颜色丰富,变化多端,旧时翠料有“三十六水、七十二绿、一百零八蓝”的说法,但因翡翠好料价格不菲,翡翠雕刻中的上乘俏色佳作非常少见。而在施先生手中,各种质地的翡翠原料都各有其妙:绿翠可用来做“菜叶”,黄翡可用来仿制“饼干”。对这些日常生活中物品的仿制,仿佛揭开了玉石神秘的面纱,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玉石的自然奥妙,颇具现代艺术风格。比如作品《施公饼》,黄翡顿时变身苏打饼干,每块形态各异,颜色深浅不一,却都与现实物体别无二致,最突出的一块“饼干”甚至有掉下来的“危险”,颇有让人忍不住想抓来入口之感。更为点睛的是,“饼干”内的粉末颜色也与实物相似,原来是黄翡里的白玉所为,如此一来,真假难辨。

  艺术品独有的“艺术感染力”来自作者对生活细致而精妙的体验,上好的艺术品不仅让人沉浸其中,还让人重新打开心胸,再度审视自己所在的世界。台湾著名美学家蒋勋曾在其著作《天地有大美》中写到,美应该是一种生命的从容。我们回到生活本身,便可以发现无处不在的美。《施公饼》这幅作品就告诉我们,不要遗漏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细微的美,就如同饼干中的碎渣,它也是有生命力的。

  在施先生的作品中,我们不仅能发现如《施公饼》这类摹形写神的现实题材作品,能看到如《如来佛》此般浸染古意的传统题材作品,还能观赏如《海风》那种谋虚逐妄的超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在《海风》中,绿翠做成的窈窕淑女化身为百年老树,身体包围在紫檀所成的树干里,迎着海风,不能看清她的面容,却能体味出她的婀娜多姿。

  纵观施先生的画作,岂非“投石问路”,开玉石画创作之先河?这些“石破天惊”的画作,能否“一石激起千层浪”,将玉石艺术创作脱离工匠之窠臼,大步迈向神圣艺术殿堂?我们将拭目以待。

  玉润中华玉石画

  当传统的画框中不再只有水墨和油彩,而是流淌着霞光玉色的时候,传统与现代,历史与时间,以及艺术的界限,仿佛在一瞬间消融了。将传统的玉雕艺术搬入画框,玉石画,便是这一完美“联姻”的产物。

  玉石画是施禀谋先生独创的艺术形式,它将玉石、红木和油彩这样存在着巨大质地反差的材质巧妙地结合起来,融会贯通玉雕技艺与绘画技巧,将中国画的写意与工笔,油画的立体与透视,融入到传统的线刻、浅浮雕、高浮雕、透雕中,雕刻与绘画浑然一体,雕刻有画意,画中有诗情。

  在玉石画中,玉石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古玉之美,在于它的材质自然之美,更在于它的造型之美、雕琢之美和内在蕴含之美。玉所代表的文化和思想,体现出中国人的君子之气和文人之风,因此,玉石画深含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继承着八千年积淀下来的玉文化的历史。

  浑然一体,天衣无缝,这是玉石画的天赋异禀。所以,若是缺了檀木和油彩的衬托,玉石画的艺术形式也便无从谈起了。紫檀细腻的纹理和深沉的色泽让它有着天生的端庄气质和高贵风仪,当紫檀与玉石在同一方寸里交相辉映,木的儒雅、石的清秀,一瞬间,都变得如此生动!油彩与天然玉石的质感和颜色融合,为我们描绘了一个个亦真亦幻的奇异世界。

  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玉石画起源于玉雕艺术又超脱于玉雕艺术,是对中国传统玉雕艺术的传承、创新与发展。相对于传统的玉雕艺术,玉石画通过精湛的“俏色”技法与更丰富的表现元素,拓展了玉雕艺术的题材和内容。在施禀谋的刀笔之下,现实生活成为了创作的主题,突破了沿袭千年的题材窠臼,表现出了深刻的思想性和时代感。

Copyright© yuhe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