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
 
  首页  翡翠玉 玉石 玉器 玉饰品 玉佩 玉坠 玉镯 玉雕 玉文化 翡翠商城 联系我们
玉石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玉文化

盛酒话方彝

 商人崇尚饮酒,商晚期纣王的“酒池肉林”就是一强有力的佐证。商人重鬼神,国家的大事主要是打仗和祭祀,有文献记载“国之大事在戎在祀”,商人嗜酒的原因也可能就是来源于祭祀

  方彝主要用于盛酒,一般来说为高方身,有盖,盖似屋顶,且有钮,有的方彝还带有弧棱,腹有曲的有直的,有的腹旁还有两耳。自商代起,在商人的青铜器中,方彝为商代青铜酒器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商人崇尚饮酒,商晚期纣王的“酒池肉林”就是一强有力的佐证。商人重鬼神,国家的大事主要是打仗和祭祀,有文献记载“国之大事在戎在祀”,商人嗜酒的原因也可能就是来源于祭祀。以青铜酒器为礼器,在商代达到顶峰状态,周以后逐渐式微,这也是中国酒文化之所以源远流长的一种原因。方彝作为酒器,在中国的青铜史上出现较多,而以作为方彝形状的酒器,到目前为止未见报道。

  该方彝为青玉质,从开窗处可以看出,玉质纯净温润,色泽淡雅,蜡脂光泽强烈,为透闪石——阳起石组成的软玉,也就是现在俗称的“和田玉”,古人品玉“首德次符”,意思就是玉的纯净、质地缜密是放在第一位的,而色泽是放在其次的,故战国之前,一般的出土玉器,以青碧玉为主,少见白玉。该玉彝表面整体覆盖有透闪石风化后形成的白色薄膜状物体,且器物内外均有,覆盖层厚薄不一,厚的地方颜色已经白化,接近玉器中鸡骨白的初始形态,玉器之所以会成为白色,主要是因为透闪石玉脱失结晶水后,形成表面失光现象。经过检测,该玉器表面覆盖的风化层为成器后风化,局部有褐色沁斑,盖两端及器身两端均有减地浅浮雕云纹,且刻有双勾阴线,从工艺上来讲,商代有双勾拟阳线,周代有一面坡,汉代有双勾碾,这种刻铭的工艺似乎继承了商代双沟拟阳线的特征。方彝外形如屋,顶有长方梯形钮,为盖和器两部分组成,盖、器四周均有弧形飞棱,盖正反两面均刻有浅浮雕兽面纹,兽牛角,角上有并列阴刻“丫”形纹,排列整齐,线条流畅规整,浅浮雕椭圆形眼,眼中刻有阴线为瞳,尖嘴、卷云形鼻,嘴角外咧,形状如钺,眼部两端有云状飘带,当为兽的鬓毛,迎风飘展,兽两眼之间有突出的飞棱,分成四节,又似兽高耸的鼻梁。正反面纹饰相同,彝身四周均刻有铭文,正反面纹饰均为浅浮雕带角圆眼饕餮纹,两侧各环绕一条雕夔龙纹。饕餮双眼之中有一条突起弧棱纹,上琢等分阴刻线,两端均琢有减地浅浮雕兽面纹,其纹饰和彝正反面纹饰相似,只是少了弧形飞棱,多了浅浮雕双眉,彝器身的口沿及圈足四周均刻有阴刻菱形回纹,可以看出该阴线为刻画而出,两线交替的顶端有冲出的痕迹,彝身和底部铭文之间用阴刻弦纹隔断,弦纹线条遒劲,底槽光亮,侧光依稀可见阴线处,有连续半圆形的痕迹,这种痕迹是鉴别新石器时代至汉以上的古玉器真伪的一个重要特征,这种痕迹近年来有美国学者做过模拟研究,其结论得出,中国新石器时代就有了较为精密的琢玉工具,称其痕迹为玉器上的“阿基米德线”。细观该青玉彝四周弧棱,皆为拉丝镂空而做,迎光侧视由拉丝开片留下的垂直痕迹和修磨后的平行痕迹,其飞棱内卷的弧形顶端薄而锐利,这种特征在战国和汉代的镂雕器上,可以找到佐证,最细的孔几乎针都插不进,之所以会形成这么薄的卷曲,主要是由缓慢琢制修磨而成。现在的仿品,这种缘几乎都是钝角,其原理是现在机械化的工具带有特定的冲击力,不可能琢磨出此种薄而锐利的边沿,这也是鉴别战国、汉代玉器一个重要标准之一。

  纵观此青玉彝器,工艺精湛,器形端庄,纹饰瑰丽,结合了古代用拉丝开片、解玉砂琢磨、管钻开孔留下的所有特征,四周边沿抚之扎手,表面风化特征明显,但是和商代的纹饰相比,少了饕餮的狰狞,少了繁缛的地纹,当为东周战国时代所制作。该纹饰浅浮雕凸起的平面上,几乎都用凹下去的平地打凹工艺,在同一种光线下会散发出不同的光泽,熠熠生辉。在中国现有资料中,此种青玉彝器堪称首现,为中国的玉器文化揭开了神秘面纱的一角,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Copyright© yuhe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